人人网归来 能否实现二次复兴?

  人人网归来 能否实现二次复兴?

  本报记者/李昆昆/吴可仲/北京报道

  80后情怀社交平台人人网回来了。

  近日,新版“人人”APP1.1.0版登陆各个应用市场,正式进行公开测试,此话题还登上了微博热搜。

  据了解,2018年11月,多牛传媒并购人人网之后,就开始筹划“人人”APP的重建。多牛传媒相关业务负责人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并购后,人人网的研发与运营管理即开始由多牛传媒团队全面接手,目前团队规模120人左右。

  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告诉记者,受众对人人网还是有一定的需求,可以在上面找回一些老朋友进行社交。“但是二次复兴难度比较大,能做到小而美,但不太可能做大。”

  回归上“热搜”

  此次人人网回归的消息传出后,引来了用户回归热潮。在App Store社交排行榜上,“人人”APP在24小时之内,曾一度力压微信、QQ、小红书等产品,时隔多年再次登顶苹果App Store排行榜首位。

  在微信朋友圈中,关于人人网回归的话题也引发热议,并迅速进入到微信搜一搜热点。

  人人网方面称,“我们的定位还是做以校园同学关系为主要纽带的社交网络,覆盖从高中到研究生等受教育水平相对较高的‘青年知识分子’和正在走向中年的‘知识分子’。”

  记者打开“人人”APP发现,页面较为简洁,经典蓝白配色。功能不算繁杂,包括“聊天”“新鲜事”“人人青春轨迹”等板块,主打怀旧风。

  多牛传媒首席执行官姜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对于人人网的回归,大家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的是对自己青春的缅怀。“我们发布了一个H5页面,可以显示你在人人多少天、发布了多少条动态。我们看到很多人都在转发到朋友圈。”

  “现在大部分上网的人,都有自己固定的浏览渠道了,还炒作同学这个事有点怪。”一名80后用户告诉记者,现在80后已经工作很久了,同学已经不是很重要的关系了,更多的是同事,还有工作多年产生的朋友,很少再上人人网了。

  “可能作为回忆,一段时间后,热度才会慢慢平静下去,我觉得这块没有什么市场了,不会太火。”上述用户称。

  多牛传媒方面回应记者称,人人网回归以后,受到外界广泛关注。但从行业规律来看,用户增长趋势不会一直保持直线,肯定有阶段性高增长与回落的周期。现阶段我们仍是一个主要服务于老用户回归的公测版。在未来几个月,会有持续的产品迭代以及相应的市场推广活动。

  关于后台具体流量数据,姜楠表示,“我们2019年10月做过一个小测试版,没想到那么大规模的用户进来,导致我们压力很大。我不能透露具体的数据,但达到了百万级。我们当时准备严重不足,从带宽、用户数据的接口调用,占用了太多的资源,导致很多用户在使用上遇到了系统崩溃。公测后,我们临时增加了带宽,直到第二天的凌晨1:40,峰值才降下来。”

  人人团队透露,2018年11月多牛传媒宣布并购人人网之后,就开始筹划人人网的重建,从2019年初到10月发布小范围测试的时间里,人人团队采用了“边开车边换轮子”的方式,将这个曾经被直播掩藏起来的社交网络逐步恢复了本来应有的面貌。有团队成员戏称,过程简直就像“一口气还了十年八年的技术债”。

  “卖身”内幕

  谈及并购细节,多牛传媒董事长王乐称,2017年前后,天很冷的时候,其曾在日本跟陈一舟有一次碰面。“我们都是人人老用户,就自然谈到了产品。”此外,王乐透露,人人网和中国移动的飞信交流过合并的事情。“如果在那个时候真的能做成,那今天的移动社交的格局也许会有另外一番景象。”

  丁道师表示,“人人还是有很大品牌价值的,它有很多流量,相对来说不用花那么多的钱,就可以做一次尝试,何乐而不为呢?对于多牛传媒而言,即便失败了,这个损失是可以承担的。”

  姜楠称,人人网的受众覆盖了85后到95前,用户基数是一个基础。“我们可以算笔账,2亿多的用户,至少有1.5亿的净用户,然后从中唤醒10%,也就是1500万,而市场上平均每个用户的唤醒价格是10~15元,也就是说我们的唤醒成本大概是2亿元,可现在市场上想做社交产品的,花2亿元,保证你什么也看不见,打水漂。”

  在姜楠看来,其实从陈一舟的公司资产来看,他不一定需要卖掉人人网,找陈一舟的人很多,包括一些很大的品牌,这些人可能比我们的出价更好,但最后的结局可能是把人人网最后的剩余价值利用完,把它关闭。这是陈一舟情感上所不能接受的。“陈一舟确实也是我们的股东,他更了解我们创始人、管理层的性格以及公司能力。”他说,其实到今天,他们还在讨论这笔并购是否正确。

  人人网是个老产品,曾是互联网排前三四名公司的核心产品,积累了2.4亿实名注册用户的数据。多牛传媒称用了将近9个月的时间,去整理它后台所有的数据和接口,而即使到今天仍然有很多的问题。

  据了解,人人网在多牛传媒内部是一个独立的业务团队,目前正在招兵买马的过程中。“如果单独来看的话,人人应该是我们团队中目前投入兵力最多的。从业务汇报路线,我们还有一个合伙人,技术出身,掌管更多日常的工作。”上述人士表示。

  而关于人人网原团队的去留,多牛传媒方面告诉记者,高层管理团队仍在管理千橡集团旗下业务,业务管理团队经过了多次更替,很多团队成员离开后,成为互联网行业成功的创业者和知名公司骨干。并购发生以后,核心业务管理人员都已经加入到多牛传媒。

  从校内到人人

  人人网曾一度是中国最火的社交网站,号称中国版脸书,用户可以在上面找到自己的老同学,分享自己的生活,发布新鲜事、日志、玩社交游戏,每天上线签到、偷菜成为了那一代人特有的记忆符号。

  2011年人人网在纽约交易所上市时,市值超过74亿美元,在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仅次于腾讯和百度,当时人们都在探讨它的未来将会多么辉煌。

  一位用户表示,“用人人的同学都是80后和90初那批人,最火的那帮人就是80后,但这些人都已经上班很多年了。现在有微信和QQ,还有办公软件钉钉,你校内主打什么呀?人人的情怀还是同学。”

  10年间,人人网到达了命运的顶峰,也经历了一落千丈的过程。随着学生们毕业走出校园,人人网的主体用户也一波一波地在说告别。与此同时,微博、微信的崛起拉走了新用户,人人网的业务一落千丈。到后来更是转而发展直播业务,让人人网上充斥着直播链接和广告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人人网作为一群80后、90初大学生的青春记忆,一直备受追捧,但在上市之后的各种尝试,游戏、直播、页面改版,让老用户对其的热情消磨殆尽。

  王乐称,人人网上市后面对很多压力,尤其是盈利,他当时做过很多的产品,但是唯独没有在社交上面持续发力,问题是太烧钱又赚不到钱。“随之而来有两个问题,第一,你每天亏这么多钱,所以你被迫要做一些事情;第二,你已经做到了百亿市值(彼时人人股价高峰时不足百亿),那么就要做到千亿,所以在那时候做了很多布局,做了很多的尝试。而这些东西,我们很难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去看。”

  丁道师认为,人人网现阶段还不需要赚钱,以后赚钱的话,有广告、电子商务、游戏、用户付费这几类模式。

  多牛传媒方面回应记者称,“把产品做好是我们目前最主要的工作,公司对人人暂时没有盈利的考虑。从行业看,全球市场的大部分社交平台,盈利模式仍以广告为核心。我们也非常关注社交电商、在线教育等相关产品的合作前景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现金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dicd.com/xjwzx/1987.s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箱:7217584@qq.com

电报交流群:https://t.me/bobajiaoliu(@bobajiaoliu)

工作时间:全年无休